百年世博梦 陆士谔的惊人预言

2010年04月19日18:02  来源:

  

  1908年,《天津青年》杂志向国人提出中国何时才能举办奥运会。1910年,晚清小说家陆士谔在《新中国》杂志预言万国博览会将在上海浦东开幕。由此,奥运和世博两颗梦想的种子便深深植于中华民族和每个中国人的心中,它们成为国人孜孜以求的目标,成为心中难解、难舍的情结。实际上,人们早已把这两颗梦想的种子在中国大地上落地开花,把奥运和世博与中国的激情相拥看作民族复兴的象征性符号。

  今天,当我们再次走进陆士谔一百年前勾勒的梦想世界,我们不禁惊叹于他无比丰富的想象力和潇洒、浪漫的情怀。在晚清那个国家积贫积弱、民族危机空前严重的年代里,他在幻想小说《新中国》中以第一人称写下这样的故事:主人公陆云翔在读《项羽本纪》时做了一个梦,梦中时光荏苒,“万国博览会”要在上海浦东举行,为了方便市民前往参观,在上海滩建成了浦东大铁桥和越江隧道,还造了隧道电车。有趣的是,为此还发生过争执,有的说应该造在地下,有的说应该造在高架桥上,争论到最后得出的结论,机车在高架上行驶噪声太大,且支撑高架的铁柱影响市容,最终定下造地下电车隧道。终于万国博览会在“已兴旺得与上海差不多”的浦东隆重开幕了。陆云翔在梦中与妻子手牵手前去参观,他兴冲冲,急忙忙,参观中还不慎绊了一跤。

  现实世界里满目疮痍,而梦中世博之花开在眼前,这是文学家陆士谔的精彩想象,更是他天才而神奇的预言。那梦里的浦东大铁桥不就是今天卢浦大桥和南浦大桥的影子吗?小说中提到的越江隧道和地铁站已是今天人们司空见惯的交通方式。尤其令人称奇的是陆士谔竟准确预言博览会的举办地是上海浦东。

  作为一位爱国者,陆士谔让他的主人公陆云翔在梦中看到一个独立、自由、赢得尊严的中国:上海的租界早已收回,马路中站岗的英捕、印捕皆已不见,裁判所的裁判官、律师皆为中国人,所判均极公平。陆士谔甚至向读者展现了他梦想的中国近代教育的发达:南洋公学共设26个专科,学生数万,欧美日都派有留学生。对中国制造和民族语言文字的前景,陆士谔乐观预言:汉文汉语成了世界的公文公语;工厂中机器有鬼斧神工之妙,产品胜欧货远甚。

  小说最后,陆云翔被门槛绊了一跤后跌醒,方知梦幻一场。妻子说:“这是你痴心梦想久了,所以,才做这奇梦。”而他却回答:“休说是梦,到那时,真有这景象也未可知。”如此耐人寻味的结局让每一位读到它的国人都不由自主地激荡起满腔热血,都燃烧起奋发向上的激情。

  临近岁末,当回首这个波澜壮阔、千回百转的2008年,我们不禁为百年奥运梦圆而感慨万千。的确,我们以坚强的意志和如火的热情奉献了一届“无以伦比”的奥运会,终于回答了1908年的《天津青年》的“世纪之问”。今天,后奥运的中国继续倾情演奏着改革开放30年的华彩乐章,扬帆破浪向陆士谔勾勒的瑰丽的“百年世博”之梦进发。

【来源:南方报网—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季丽亚)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