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看世博不是看科幻小说 城市发展首重民生

2010年05月01日03:31  来源:

  五月拉开大幕的世博,有没有理清这场空前的盛典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

  世博是什么?世博展示什么?世博即将带来那种普世的价值?人们进入世博园,走出世博园,依旧带着这样的疑问,即便这里集结了2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跨国公司最精尖的技术。

  “如果世博会的结果,人们都像看科幻小说,看迪士尼乐园一样看完了事,效果是远远没有达到,政府要用这个时间,组织地方政府去好好观摩全球的先进经验,好好学习。”4月28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如此认为。

  葛剑雄是中国知名的历史学家,在历史地理、中国史、人口史、移民史等方面的研究更是闻名。在他眼里,世博会虽是一次集中的展示,对中国的展示应当放在后位,更应当学习全球先进城市的科技人文、自然生活的经验,“不仅是发达国家,更且还有不发达的国家。”

  “上海世博最大的价值,不是世界来学习中国,而是中国向世界学习”

  《21世纪》:世博伴随着人类的演变,从工业文明进入后工业文明时代,到世博走进上海时,中国已作为一个大国正在崛起,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如何来理解世博对于提升一个国家影响力的重要功能?

  葛剑雄:近半年来,我几次都在讲述一个观点,世博对于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该怎么展示中国,展示上海?

  我想,上海世博的主要目标不应该是展示自我。对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学习世界各国城市发展的先进理念的事件,包括吸取他们的经验和教训。世博园里头来自世界的200个国家、国际组织、企业,不仅仅有最发达,也有发展中的国家、有最先进科技、也有最原始的展示,反映出全球各地人的智慧,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是一个很好的向世界学习的机会。

  现在在很多人眼里,世博就是一次中国的展示,上海的展示,有很多表演演出。这个主次尚未理清,世博展示全球各种文化体系,世博应当是中国文化向全世界文化学习的过程。

  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从世博会发展的历史看,每一届多少总有推动世界进步的力量呈现。

  世博应该指出未来一个时间里的城市发展方向,例如上海世博,可以指出我们城市发展的方向,早期我参与中国场馆主题提炼之时,比较多考虑的是,城市发展中的中国智慧。

  《21世纪》:城市在中国的历史地理版图中,已经存在了数千年的历史,在上海这个大都会的盛典,是否会革新中国城市的新方向?

  葛剑雄:中国城市在历史上最大的缺点,是不以民生为主,城市先是一个政治中心,然后是经济中心,文化中心,最后才考虑到民生。

  例如北京,在当时皇城内城占去了大部分面积,并没有多少公众活动的场所和广场,没有什么公共措施、公园,唯独的公共场所是连着十字街头的菜市口,是个杀头用的刑场。

  同样是封建城市,这些都不如两千年前罗马,我也去看过罗马古城的遗址,在那个时候,有竞技场、斗兽场、神庙。

  这点如果不转变的话,怎么可以达到城市让生活变得更美好?在城市中间,人和人也是和谐相处,人和城市也要和谐相处,城市和地球同样也需要和谐。所以我们人类的文明,只是相当一部分在城市,世界城市化的平均水平是50%,中国才勉强到达这个层次,以后要走的路还有很长,这对我们中国的发展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所以世博的主题,应对城市未来发展有一个导向的作用。

  “人与人的和谐共存是第一位”

  《21世纪》:整体上看,世界开始处在一个历史转折点,例如互联网改变世界一样,新的科技文化和环境生态文明对价值观的更新呼之欲出,这些文明形态未来在城市将如何落地?

  葛剑雄:一个是时机,一个是理念,后者更为重要。

  世博有展示如此多的新能源、有太阳能,光伏,还有利用黄浦江的水调温的项目等,新动力(310328,基金吧)的交通工具,倡导无碳经济,低碳经济,但是这些都需要着眼于民生。

  现在的问题,不是新兴的技术都有互联网那样便捷适用。

  人与人的和谐共存是第一位,什么是最重要?城市的民生最重要。低碳代表新的理念但变成实际要走很长的路。世博会上有很多电灯都装光伏电磁应用,但如果转化要成民用,则可行的数量很有限,且成本惊人。

  那些汽车也用电池的,既然那么好为什么没有推出市场呢,因为成本相当高,拿黄浦江的水去调节温度,一样更多是展示作用。否则成本惊人。

  低碳,现在连发达国家也难以推行,事实上目前完全靠市场是不行,这期待某个技术上的大突破,如果把太阳能电磁的寿命延长到10年20年,利用率提高才可以获得大突破,不然现在的成本实在太高。

  一定要记得,我们最基本的生活主体是这个城市的居民,他们是不是对这个城市充满了信心?这个非常重要。在城市发展过程中,要使得老百姓受益。

  “中国的城市发展要尊重民生”

  《21世纪》:如果要满足民生生活的理念,中国的城市应当做哪些方面的努力?

  葛剑雄:日本的例子是,这个国家有1亿多人口,人口是中国的十分之一,国土面积是中国二三十分之一,却保留了70%的森林覆盖率,要做到这点是很难的,所以日本城市居民的住房是小而精致。现在讲究集约土地,未来上海的住房也会靠近香港,在香港,100平方的房子都是豪宅,靠近日本。

  人均GDP几千美元之后,发达国家的城市都在向周边的卫星城市转移,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上海面积6450平方公里,还没有真正发展规划好,崇明1000多平方公里还没有好好利用。未来向向郊区扩充的战略,也需要尊重民生。早前规划的一城九镇这一点上考虑还不成熟,例如在松江建设了英伦小镇,这对于城市的居民而言有什么用?城市的民居生活文明是本地的特色,且不能复制。

  《21世纪》:在你游历过的国家和经历过的事物之中,在民生环节有无可圈可点之处,对于上海世博园区里头而言,民生的展示又呈现在哪些环节?

  葛剑雄:未来有大量的工作在家里就可以做了,未来城市在这个技术上实现突破是没有困难的,但需要我们现在的很多制度和观念转变过来才能实施。

  2006年我曾经在美国,看到过一种抗地震的房子,这是当年加州大地震后的最新发明,同时也表明了使用的材料和价格,并不会比普通价格贵多少。

  现在我们的生活实践区,也有很多充满朴素的智慧,可以模仿。但也有一些是需要大量贴钱的实验。我认为最好都列出成本才有参考意义。中国最应该发布的实践区,是日本那样一个夫妇生活在50平方米的房子里,设备俱全,十分方便。

  生活实践要从民间最朴素的智慧出发,我去西藏的时候,看到很多西藏居民新房都盖得很好,都在用牛粪贴在墙上,做燃料。如果我们可以帮助藏民把他们的生活垃圾加工成燃料,再可以让沼气发酵发电等,这才是好的生活实践。

  对于我而言,我很想看看非洲馆,未来都展示什么东西,他们很多国家在这样原始的条件下,如何生活的好,一定有很多朴素的智慧。

  “看世博会不能像看科幻小说”

  《21世纪》:从整个城市的规划,中国的城市从传统到上海这样的现代城市,体现了一个什么趋势?这几年上海以及很多城市,尤其是沿海城市大项目规划建设相当惊人,是否符合城市发展的脉络?

  葛剑雄:上海曾经是一个没有规划的城市,早期租界林立,比如英法租界连汽车的方向盘都左右不一,后来国民党主政时期又曾把中心规划在江湾,直到改革开放,才制定了总体规划。

  即便是近年,上海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是有一些规划和执行不力的地方。例如当年的沪闵高架,建成的第一天就大堵塞。

  上海现在实际的人口约2200万左右,如何使得这个城市资源进行合理的利用,更重要是靠市场自主调节。例如,城市中心的生活成本高,退休了就必要在中心占一个公寓,你可以考虑置换郊区一套环境更好,面积更大的住宅。

  《21世纪》:上海世博会的口号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如何系统的理解这句话的释意?

  葛剑雄:城市不能自然使得生活更美好,探索应当集中于,什么样的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对这次的主题,国际展览局提出了这样一个总体的概念:星球中间的地球,地球中间的城市,城市中间的人,城市和这个国家和世界都是紧密相连的。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城市化应当是要有利于民生。人口高度密集的城市,做到生活更美好,一定要有一个新样。现在很多问题,都是人为的障碍,观念和理解都需要突破,需要把民生放在第一位,民生是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政府和民众之间的相互协调。

  如果世博会的结果,人们都像看科幻小说,看迪士尼乐园一样看待,效果是远远没有达到。政府要用这个时间,组织地方政府去好好观摩全球的先进经验,好好学习。智慧的生活方式,更要强调可行性。

【作者:赵飞飞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季丽亚)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