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希拉里雨中观博 坦言中国馆让人很吃惊

2010年05月25日13:32  来源:

鲁豫与希拉里、盖特纳在愉快地交谈
鲁豫与希拉里、盖特纳在愉快地交谈

  中新网5月24日电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23日接受了凤凰卫视《鲁豫有约》的专访,两位美国重量级人物与中国观众“亲密接触”,强调要同中国民众更多沟通。访谈的内容摘录如下。

  谈世博:中国馆让人吃惊

  希拉里近日已是第二次在雨中到访上海世博园。

  鲁豫:您昨天在上海我听说上海昨天下雨了。

  希拉里:是的。虽然下雨了但是这也是一种好运吧。

  鲁豫:这也是一种巧合吧,您去过世博会两次,每次都下雨了。您觉得这是一种给您的一种什么提示吗?

  希拉里:我想可能是吧。

  鲁豫:这一定是。

  希拉里:如果这种提示有好的意义的话,那我还是希望它是一个提示。但是这和我来到上海没有任何联系。上海世博会很让人吃惊,你去过上海世博会吗?

  鲁豫:我去过上海中国馆很漂亮。

  希拉里:中国馆的确很漂亮,尤其是那清明上河图的卷轴。的确是很让人吃惊。

  鲁豫:盖特纳您会带您的孩子去上海世博会吗?

  盖特纳:我会带他们去的。

  谈中美对话:加强民众之间交流

  从2009年的首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希拉里和盖特纳就成为这一对话形式中,美方的固定搭档,频频出现在中美之间的谈判桌前,而在这之前,他们都不止一次到过中国,对于中美关系,他们有着自己的判断。

  希拉里说:两国现在关系很好,但是还需要继续发展这种关系,我们也有很多问题要谈,这是美国访华代表团规模最大的一次,超过两百个人,并不是只有一些报纸头条上刊登的消息才是最重要的,比如说朝鲜,伊朗,或者是经济等,您的观众可能已经知道我们想要说什么,但是我们也想谈一谈在医疗和教育领域合作,要加强人民与人民之间的交流,政府与政府之间虽然已经有了交流,但是人民与人民间的交流能够给两国提供一个更好的基础,我想那对将来才是更重要的。

  鲁豫:盖特纳先生您希望完成的目标是什么?

  盖特纳:我最希望的是中国与美国能够合作来渡过这次金融危机的难关,这对两国人民都是很重要的,要加强两国经济合作,保证两国人民的财产不受到危害。我想希拉里女士说的很对,她在上海渡过三天,与许多中国大公司的老板见面,参观了北京的中学,我们这次来与政府和人民的对话都很重要,也能让许多中国人都了解美国现在所发生的事。

  盖特纳中文名曝光:高逸然

  相对于一直在美国本土成长的希拉里来说,盖特纳的青年时代更像一个“世界公民”。他从小跟随在福特基金会任职的父亲在亚洲和非洲生活,从泰国首都曼谷一所高中毕业,曾学习过日语。更在1981年,来到北京大学学习中文,与中国结下一段不解之缘。

  鲁豫:中国那个时候很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外国人,你不论去哪人人都会盯着你看。

  盖特纳:经常会有一大群人跟着我们,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是美国人,更因为我们是来学中文的学生。所以那是一段很愉快的经历。

  鲁豫:你那时候有中文名字吗?

  盖特纳:我有。

  鲁豫:你中文名字是什么?

  盖特纳:我的中文名字是高逸然。

  鲁豫:哪个逸。

  盖特纳:劳逸的逸。

  鲁豫:您现在还用那个名字吗

  盖特纳:是。

  谈隐私: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谈到希拉里,就不能不说克林顿。CNN将这对夫妇描述为,“一对拥有最高政治力量的夫妇”。30年来,两人在美国政界跳动着迷人的探戈舞。与希拉里相同,美国新任财政部长盖特纳也是在大学时代结识了自己的终身伴侣,不过与克林顿希拉里夫妇的高调截然不同,盖特纳十分注重隐私。

  鲁豫:盖特纳先生在您当上美国财政部长之前,您一直都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所以你可以保留许多个人隐私,而如今您担任这一职位,您要经常出现在公众面前,这对您的隐私是不是一种侵犯呢。

  盖特纳:这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希拉里与许多其他人也知道,对家庭来说在公众面前出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你的个人隐私都毫无保留地展示在公众面前,但是这是不可避免的。

  希拉里:四五十年前并不是那样的,那时候人们的个人隐私还是受到保护的,但现在它已经成为工作的一部分,我有时候也会后悔,因为现在美国的人民都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需要立刻面对任何问题时都要立刻得到答案,而有些问题是不能够立刻得到答案的,要通过,要经过深思熟虑,参照专家的意见,但是美国的民众希望我们能够更快的解决问题,所以今天早晨发生的事情,今天之内就要解决,这也让我们的家庭感到很困扰,许多家庭的生活都要在公众面前展示,就像盖特纳先生所说的,如果要为你的国家服务,就要有所牺牲,所以今天人民对你的期望很高。

  盖特纳:如果要帮助国家渡过这个难关,让民众能够更公开地了解你也是很重要的,这样你就有机会向民众解释你现在面临的难题是什么,要如何去解决,所以在不同的时代民众对你的要求也是不一样的。

  谈家庭:一个很罗嗦的母亲

  对于普通人来说,政治家的生活往往充满神秘和难以理解,他们拥有影响大众的权力,却很难像大众一样每天和家人吃一顿温暖而不受打扰的晚饭,有人认为,这是他们在权力和温情之间自己做出的选择,希拉里和盖特纳的回答也许会让你发现,有些政治家的家庭烦恼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太大差别,不管他们曾经作出过什么选择。

  鲁豫:你是个很严厉的母亲吗?

  希拉里:我曾经是,但是现在我的女儿已经长大了,我曾经是个很严厉的母亲,我也曾经认为严格地对待儿女是很重要的,这可能也是因为我父母的影响吧,要让你的孩子知道如何辨别对错,要让你的孩子能够懂道理,并且有条理的生活,能够追求自己的梦想,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认真地工作,尊敬长辈,我认为这些共同认可的一些价值观能够让你的孩子更好的成长。

  鲁豫:您也是一个很罗嗦的母亲吗?

  希拉里:我女儿说我是的,我想大部分母亲都是这样的,反正我是无法制止自己的这种行为,我女儿在她四岁的时候曾经也给我“上过一课”,我女儿有一次到外面玩没有穿毛衣,我说切尔西穿上件毛衣,我女儿说我不冷,你要是冷的话你去穿毛衣吧,所以我们都会试图去教导我们的孩子,指引他们做出正确的选择,但是如果他们的思想足够独立的话,总有一天他们会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条属于他们自己的路。

  鲁豫:那么您呢,盖特纳先生您是否会送您的孩子到国外留学?

  盖特纳:当然会,我有一个18岁的女儿马上就要19岁了,她已经在其它国家留学过,我的儿子今年夏天要去非洲,这是你能给你的孩子最有意义的礼物。

  鲁豫:你能经常和你的家人团聚吗?

  盖特纳:我可以的,我也经常去其它地方访问,虽然没有我像希拉里那样经常走动,她有着一份世界上最艰难的工作,但是我会利用一切机会去见我的家人,但是我的女儿已经上大学了,所以我无法经常见到她。

  

【来源: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胡媛媛)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